ofo的代理商并没有停摆

2018-12-25 16:26

  “你看,城区总订单量是5495个,下单用户是2454人,新注册用户210个,首单用户107个。其中山东农业大学订单量是653个,中百大厦附近是303个,岱庙附近230个……”在孙汝雷的手机上,记者看到了小黄车12月22日的运营数据。“给你看的这个是ofo的BI数据平台,我们按照这些数据与ofo总部结算费用,不能掺假的。”
 
  孙汝雷介绍,今年5月5日,他们公司在交了几十万元的押金之后,接管了泰安的小黄车运营业务。泰安几千辆ofo单车的所有权依旧归ofo总部,他们只负责维修与秩序维护。而市民骑行的收费直接交到总部,总部再按订单量和孙汝雷的代理公司五五分成。
 
  5月份,泰城的ofo订单平均每天都超过1万,“十一”国庆节是全年最高峰,一天能到两万六左右。刚接手时,泰安ofo注册的用户是29万,现在的注册用户是37万左右。在孙汝雷看来,北方城市的季节性很强,冬天订单数下滑是他们预料之内的。他的公司目前要负责近30个工人的开支,虽然冬季订单不足会有些亏损,不过还在承受范围之内,等到天气回暖会好很多。
 
  “我非常看好这个创业项目,只要把服务做好,泰安的小黄车就黄不了!”孙汝雷自信地说。面对退费危机,代理商自信春天不远
 
  “我从去年小黄车刚进泰安就开始用了。骑了一年多,确实解决了我上下班的出行问题。”在得知小黄车出现退押金危机后,泰安的严先生表示,先不考虑退押金,只要街头还有小黄车,就会继续骑行使用。
 
  而泰安网友徐先生在看到网上关于“ofo押金难退”的消息后,赶紧加入了退费大军。“大概是一个多星期以前吧,我打客服电话退押金,一连打了29个都没成功,并且在APP上的退押金图标暗了,没法退。”徐先生说。
 
  24日上午,记者打开ofo客户端“账户余额”页面,退款按键已经恢复。退款提示:输入注册账号对应的支付宝账号,在提交信息后,记者看到退款正在排队。
 
  24日,ofo山东地区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退押的工作都要通过线上渠道。需要退押金的用户可在APP内提交申请,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,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,ofo将按排号顺序退款。两天前(12月23日)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宣布卸任CEO后,此后,摩拜曝出开始进行人员优化、进一步降低成本的消息。有员工在社交媒体表示,摩拜会对与美团有业务重叠的部门人员进行优化,比如市场、财务、技术等,整体裁员比例在20%-30%之间;还有员工表示,“先裁打车,再裁摩拜,裁的差不多了打车和摩拜会合并。”
 
  摩拜单车对裁员的消息予以否认,称这是“正常的业务调整,部分岗位仍在招聘中”。
 
  胡玮炜还在之前的内部信中表示,在被美团收购的8个月以来,公司大规模地削减了成本;此前她接受媒体报道时表示,被美团收购之后,摩拜几乎没有投入新的单车,但订单量在不断上涨。
 
  12月19日,美团也被曝出裁员消息。美团方面称,网传大规模裁员为不实消息,此次是正常业务调整,受影响员工不到员工总数的0.5%。按照美团此前在招股书中公布的数据,截止2018年4月30日,其拥有46662名员工,其中研发人员为10343人。如果按照0.5%计算,此次共有约200余人受业务调整影响。
 
  共享单车行业如今已从狂飙突进变得一地鸡毛。资本对共享单车的态度显然已经急转直下,无人肯再接盘。
 
  相比之下,摩拜算是境况不错的一家单车公司。它的老对手ofo如今已经四面楚歌,深陷资金链危机。12月23日早晨,寒风刺骨,钱勇开着他的三轮车出门了,车斗里放着两辆刚修好的ofo小黄车。虽然近期ofo出现退押金危机,但在泰安这座小城,ofo的代理商并没有停摆。从事ofo街面车辆维护的钱勇和同事们一起坚守,市民骑小黄车出行的身影依旧出现在街头。